“為大山裏的孩子打開美育之窗”

來源:人民日報 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:張雅琴 2021-06-23 10:38
分享到:

核心閲讀

開辦美術興趣班、培養出日喀則第一批通過藝考的學生,在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上海實驗學校,教師高羣斌的美術課如同一滴水彩,為校園增添了新的顏色。如今,越來越多的學生愛上美術,高羣斌希望能為大山裏的孩子們打開美育之窗,讓藝術的光照進他們的生活。

傍晚,高原的陽光透過窗子灑進樓道拐角的一間教室,照在雕塑和滿牆的畫作上。一羣學生正拿着畫筆臨摹作品,筆尖與紙張接觸發出沙沙聲。

這裏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上海實驗學校的藝術教室,每天中午和晚上的課餘時間,來自上海的援藏教師高羣斌都在這裏教學生畫畫。

“今年有幾個學生已經通過了藝考,即將進入大學,這是學校此前沒有過的。”高羣斌希望讓“藝術的光照進來,繪就屬於這些高原孩子的彩色人生。”

“功不唐捐,對他們如此,對我也如此”

“畫畫幹啥,能當飯吃嗎?”剛開設美術興趣班時,高羣斌經常被問到這樣的問題。在日喀則市上海實驗學校,此前從沒有人通過藝考考上大學,家長們大多也不知道美育的重要性。

“對這裏的很多人來説,美育是新事物。”高羣斌決定從日常的美術課入手,尋找對美術有興趣的孩子。

一次,高羣斌發現了一份有趣的作業——青山綠水,牛羊成羣,許多花朵點綴其間,豐富的色彩讓他眼前一亮。畫這幅畫的學生名叫白瑪瓊達。他的家在日喀則市亞東縣,那裏海拔低、植被生長條件好,有着日喀則少見的綠水青山與各類雪山景觀。從小成長在這樣的環境中,白瑪瓊達對色彩很敏感,在色彩運用方面很有優勢。

“你想學美術嗎?”高羣斌心中一動,“以後能通過畫畫考大學,也能像我一樣當美術老師。”聽了高羣斌的話,白瑪瓊達很心動,和家人商量後,他便成了高羣斌在日喀則教的第一批美術生之一。

為了不影響文化課,高羣斌總是利用中午、晚上和週末教學。他專門找學校要了一間活動室,用作教學場所。開始時,有些學生不適應,覺得美術就是畫着玩兒。有一個學生最初並不努力,“他一開始就不專心、不踏實,我好幾次都想讓他退出興趣班。”高羣斌回憶,為了讓學生們端正態度,他給大家講述自己年輕時藝考求學的艱苦經歷。故事講得多了,孩子們也漸漸意識到如今的學習條件來之不易,逐漸認真起來。

師生們每天一有時間就在活動室裏鑽研,沉下心來學習,學生們提高得很快。首批班上的3名學生都在當年的考試中取得了不錯的成績。“我教的第一批學生成了日喀則第一批通過藝考的學生。功不唐捐,對他們如此,對我也如此。”高羣斌感慨。

“播下藝術的種子,影響更多的人”

一滴水彩在水裏緩緩化開,把一杯水暈染出色彩。高羣斌的美術課就像這滴水彩,為校園增添了新的顏色。

有了第一批學生成功的先例,高羣斌和家長聊起讓孩子學習藝術時也多了幾分底氣。現在,高羣斌給高中部學生開辦的美術班已有20多個學生,他們都在高羣斌的影響下想多學習一些藝術知識。

初中部的美術班學生更多。“這幾十個孩子既為未來進一步學習藝術做準備,也播下藝術的種子,影響更多的人。”高羣斌説。

上課前,高羣斌都會提前來到教室,為學生準備畫筆、夾好畫紙,並把椅子一一擺正。時間一到,學生們跑進來,快速找到自己的座位,聽完講解後拿起紙筆,對着牆上的畫作仔細練習。高羣斌則不時指導,有時還手把手教他們運筆技巧。

如今,越來越多的學生願意參與進來,“説明這門課的影響力正不斷擴大。”高羣斌説。

“我們的付出常能十倍、百倍收穫回報”

兩次援藏,高羣斌不但在影響學生,也在被學生改變着。在這裏,他收穫了許多此前未曾感受過的樂趣。

美術班裏有過一個叫達娃的學生。第一節課上,達娃用油畫棒把自己的指甲塗成了彩色,但只在8開的紙上畫了幾棟很小的房子,留下大片空白。當高羣斌走近時,她則把頭埋得更深,緊緊捂着畫紙一言不發。高羣斌悄悄看了看她的畫,不由一愣:房子畫得不錯,就是畫得太少太小了。

原來,達娃來自牧民家庭,課餘時她常在山上放牧,在藍天下眺望自己的家。她想畫出自己看到的景象,卻不知如何下筆。

讓更多像達娃一樣的孩子能自如表達內心的想法,用畫筆描繪自己看到的世界——這是高羣斌的決心,也促使他用更包容、更開闊的心態看待學生的畫作。這些年,他教授了很多孩子畫畫,也在不斷調整自己的教學方法——繪畫不僅僅是一種技藝,更是與人交流的方式,他在適應更多不同水平、不同特點的學生。

有付出就會有回報。活動室的桌子上至今擺放着一本有些舊了的美術教材,幾年來數十個學生翻閲過不知多少次。這本教材的購買者是白瑪瓊達。進入興趣班後,白瑪瓊達非常刻苦,他用自己攢的生活費買了一本教材,給一起學美術的同學翻閲,這本書就成了美術活動室的“公共財產”。

有一個場景至今令高羣斌印象深刻。一天晚上,高羣斌佈置了作業後便有事離開。不久,學校停電了,他打着手電回到活動室,本以為學生肯定都離開了,沒想到,一開門,孩子們正打着手電繼續練習。

拿起手機,高羣斌拍下了學生們“挑燈夜戰”的場景。他想,自己努力帶來一束藝術的光,希望照亮學生的生活;而這些孩子又何嘗不是照亮他的一道道光呢?

“在這裏,我們的付出常能十倍、百倍收穫回報。學生反應熱烈,讓我的工作有着空前的成就感。”高羣斌感慨。

年過半百、兩次援藏,高羣斌的目標是“儘可能讓每名學生都體驗到日喀則金子般的色彩,為大山裏的孩子打開美育之窗”。雖然身體大不如前,但是每次備課和收集整理學生們的畫作,都讓高羣斌獲得感十足。

“28個援藏老師開設52個社團,儘可能覆蓋更多孩子,讓每個學生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課外班,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目標。”日喀則市上海實驗學校校長張必勝説:“美術教育是我們學校開展德育美育的縮影。從課堂到課外班,興趣愛好的培養既要深化課堂內容,也要做好有梯度的課外拓展,這樣才能讓孩子們成長得更好。”

閲讀下一篇:浙江這百年